目前分類:@ Write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

「什麼是自由呢?」
「『自由』來自『愛』;不僅僅是人和人之間的情愛,還包括對一切理想的追求,有一天,當你的心中開始燃起像火般的熱情,在自己的意志驅動之下,全心全意,不顧一切阻礙的追求某件事情時,你會發現,儘管別人非難你,你也不怕!環境阻擾你,還是不怕!因為那時的你只想忠於自己的意志,這就是『自由』了!」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

她愣愣的、專注的盯著那只橫躺在偌大辦公桌上的小紙盒,大約四個巴掌大的方形小紙盒,朝著天花板的那一面,被紙盒的主人挖空了一部分而改用透明玻璃紙黏貼著,透過透明的玻璃紙,可以看見紙盒裡,有著好幾個白色橢圓形的繭,靜靜的、不規則的分布在紙盒內側的角落裡。

julis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夏日的午後,我從黏膩中驚醒。

方才我夢見自己處於一個極端危險的情境之中:才一睜開眼睛,就發現自己處在一團霧白之中,起初的幾分鐘,我並沒有尖叫,也沒有慌張,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瞇著眼習慣眼前那一大片的強光和溫暖,或許是因為那片強光,只看得到眼前一片朦朧卻又刺眼的白。是了!就是這片伴隨著溫暖的強光刺激著我睜開眼睛!當我意識到這點,開始一邊用自己的眼睛捕捉周圍的影像,一邊苦苦地思索著:現在,我究竟是在夢境之中,還是在現實生活中呢?(雖然,我似乎有種我的確是處在夢境中的直覺,但還是忍不住發出這樣的疑問,或許是人的本性吧!總喜歡不停質疑,質疑自己、質疑生活的目的;然後找答案,找到答案後,再加以解釋答案的由來,然後就在解釋答案的由來時,又忍不住去質疑自己找到那個答案的過程是否有意義,或是否正確……像這樣迷惑在質疑和找尋解答之間的循環,總是不停持續著…)

接著,當我意識到的時候,我看到了,一個巨大的卵囊…一個已裂了一道狹長的縫的卵囊,而我似乎混在許多看起來像是蜘蛛的東西之中,和牠們一起被擠在這個巨大的卵囊之中,我應該覺得噁心的!憶起以往每每在房間的樑柱、牆角、書櫃底的角落邊看到牠們時的感受:不害怕,也不驚慌,(所以,我從不尖叫,也不會手忙腳亂、驚慌失措的跳來跳去…仔細想想,我好像從不曾害怕那些蟑螂、蜘蛛、蜈蚣、毛毛蟲之類,老是讓我那些女性朋友們尖叫、臉色大變的東西!不過就是堆長的不討人喜的東西罷了!)只是覺得噁心;因為噁心,所以,非除之不快!(沒辦法!對於看不順眼的一切一切,人總是會忍不住以各種殘忍的方式來排除,只是方式的溫和與否。說是溫和?我其實覺得造成的傷害程度,應該都是相當的!)可是,這一次,我發現自己跟一堆蜘蛛混在一起時,就只有發現的那一瞬間,在腦海中閃過一絲訝異,而且那思緒閃過的速度,快得讓我忍不住懷疑,我或許就是一隻蜘蛛,所以,跟蜘蛛混在一起彷彿是極其自然的,我會感到訝異還反倒顯得是大驚小怪了!更別說是因為蜘蛛而感到噁心了!不過,現在倒不是探討這種噁不噁心的問題的時候,眼前最當下的問題倒應該是,我為什麼會和牠們一起處在這個巨大的卵囊之中?我又是怎麼進到這個卵囊之中?還有,我該如何離開眼前這個令我困惑的夢境呢?

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,那些有著毛茸茸的身軀,又鑲著兩顆複眼的東西,正一絲不茍的排著隊,由那條裂開的縫中離開,不知道是不是那道從縫中透進來的強光的緣故,我總覺得,現在,牠們的複眼中似乎都閃耀著一股蠢蠢欲動的嗜血氣息,彷彿十分期待以牠們尖銳的上顎覓食。好吧!既然牠們開始移動了,那麼我或許應該跟著他們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…哦!好吧!應該說是卵囊。我挪動了一下身子,才發現我不能用我的雙腳移動!…正確的說法,其實應該是,我發現自己能移動,但卻不是像我所以為的那般,是用兩隻腳來移動;我把視線往下移動到我以為應該是兩隻腳的地方…慢慢地,慢慢地,卻有了讓自己忍不住倒抽一口氣的發現:喔!天啊!那個應該是長有兩隻腳的地方,卻是出現了八隻毛茸茸的細肢,就像剛剛從我眼前走過的那無數隻細肢一般纖長,一般地佈滿許多短小而極細的毛!那麼我的眼睛、我的身軀、我的雙手呢?呆立在原地,任由在我後頭的那些蜘蛛推擠著我前進,腦子裡盡是一片空白,趕緊抓住經過我身旁的一隻蜘蛛,我驚慌的想要問他,我看來是否跟牠一模一樣?卻發現嘴裡一個字也吐不出來,我沒有辦法說話,我的嘴巴只是一張一合著,卻無法發出有意義的詞句。那隻蜘蛛…(哦!我或許該稱呼他,「我的弟兄!」至少,在現在的此刻,我似乎也是一隻蜘蛛。)毫不理會我任何反應,只是態度冰冷的打量著我半晌,或許沒有半晌,而只有片刻幾秒鐘的時間吧!倏地,以牠的身軀擠開我,頭也不回地像其他蜘蛛一般地往縫隙外的世界移動,被推擠開來的我,隨即又被其他蜂湧向前移動的蜘蛛群們推擠到裂縫旁,往身旁四周一看,留在卵囊內的蜘蛛越來越少了,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往外面移動,越靠近裂縫,隨著強光一同射入我半透明的身體裡的熱度也更加溫暖,這樣的溫暖讓我感到稍稍安心一些,看著移動中的那些人潮…哦!是蜘蛛潮,尚未從「我變成一隻蜘蛛!」和「無法說話」的驚愕情緒中回復的我,雖然此刻極度盼望著外面更多的溫暖,但卻不敢就這樣隨著蜘蛛潮往外移動,我只是站著,只是頹然的站著,因為現在無論我怎麼喊,怎麼叫,怎麼哭,怎麼祈禱,怎麼詛咒都沒有用,沒有為什麼,但就是有一種默默的感覺,知道自己現在不論做了怎樣的努力,都沒用!所以,我只是彷彿像是在等待什麼到來一般的站著,在等待什麼呢?我也不知道,或許是等著夢境自動結束,而我就這樣回到我所安心的現實環境中,未來…在夢境中應該是沒有未來的吧!

現在,真的只剩下我了,起初十分擁擠的卵囊,現在才發現它其實十分偌大,而那層密實地附著在卵囊壁上的的半透明薄膜,滿片黏膩悶濕,像極了夏天時,從窗外灌進來的熱風,薰得人頭皮發癢;汗水不斷和著熱氣在我的髮上、背上、臂上恣意流著的感覺。我極不喜歡這種黏膩的感覺,從小時候就開始,不喜歡到了幾乎痛恨厭惡的程度。因此,除非必要,我盡可能不讓自己暴露在陽光之下,只在一種情況之下例外。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只記得是遠在小學自然課上,老師教我們透過放大鏡的聚焦,使紙張上的黑點燃燒的自然實驗之前…那時,我還跟著外公外婆住在鄉下,屋外有著一排又長又高的籬笆,而我也總是可以在籬笆下看見一排又一排、成群的螞蟻,不慌不忙地、悠閒地拖著食物走動,每當那時,我就會興奮地拿著放大鏡,跑到屋外,蹲在籬笆旁,然後專注地對準其中一小簇螞蟻,很快的調好焦距,屏息等待著放大鏡下的畫面;看著那群螞蟻,在剛開始的第一秒鐘,還是低著頭以慣常的步調移動;但,到了第二秒,就看見那三兩隻的小螞蟻先是稍稍抬起頭,張望了一下,很快的,大概沒有一眨眼的時間,牠們就開始興奮、果決地將小小身軀上所背負著的食物拋下,歡喜的奔跑著。看著牠們,我似乎也能感受到那幾隻螞蟻的興奮雀躍,心中也不禁升起一種奇異又興奮的快感,彷彿那透過我手中的放大鏡聚焦的光點給了牠們歡樂和活力,幫助牠們解除了背上所背負的束縛一般;但我只有一個人,一隻放大鏡,而牠們卻總是不合群地往不同方向奔跑,我只好選擇其中一隻螞蟻,急忙以那放大鏡焦點的光繼續追著牠,希望能讓牠更活躍一些。奔跑中的螞蟻被那又亮又小的光點籠罩著,背部、頭部、腳都反射著黑油油的光亮,很是好看呢!那明亮的光點在地面上又圈出了一小塊空間,就像是一個明亮的框框,框著那隻因為歡樂而停不住步伐的螞蟻。最後,我清楚的看見那隻螞蟻縮成了一團,頭尾相連,也圍成了一個黑壓壓的小圈圈,牠的身上冒著一縷白煙,一陣焦灼的味道撲鼻而來。那隻螞蟻的軀體躺在那小小的光圈之中……

julis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靠近---
願 我是風
哪莫
我將剪斷自己
在星兒沉醉的葉輕輕垂下
為你編織的
堅韌辮髮
自觸天高塔
垂釣或許一次的仰眸

julis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戀 歌

*前奏曲---

暴風 醞釀著
殘缺的窗垣
感覺 青苔逐漸黏稠
黛安娜送來遙遠的光暈
冗長的寂寞的 計算題上

julis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四月的天空
太陽 喧囂著
於是 我的思念 蒸發
在沒有你的 天空

我以為
涼風 把我的寂寞吹散了
卻發現
它 吹走的 只是寂寞的 影子

julis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