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酒那晚,阿飛問我:你現在還好嗎?還有跟某人聯絡嗎?

清淡的語調,對那時的我,卻是鏗鏘有力的撞擊。

忘了自己那時的回答是甚麼,因為再堅強的回答,都免不了逞強。

三個半月來,我很忙,很充實,也是快樂的;

但我明白,還有些甚麼正被我逃避著。


三個半月後的最近,像從一場漫長沉悶的夢境醒來一樣;

今天,晴光在午間匆匆露臉,卻又隱身在台北厚重的雲後。

那樣的隱約,讓我很想衝上捷運,坐到淡水線的盡頭大叫大喊一場;

或許我沒有我自己想像中的堅強和灑脫,

我不想沉溺在自己的傷口,
但我再也無法繼續勉強自己對這段過程在短期內就懂事、成熟,

聽著你若無其事的問候,我以為自己可以百分百的有著相同的感受,

聽著你把過錯怪在我沒給你足夠空間,

從別人那裡知道真相的我,好想把那些真相化成一巴掌!

 

理智的那一面,也很清楚:

所有的怨懟、不滿付諸實行後,快樂和幸福也不會因此而生,

而這段感情也不會如我所願的消失在我的記憶中!

但有時候,例如現在,我很討厭自己的理智!!!

 

所以,深呼吸。
我們之間的聯繫就快完全斷絕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isliao 的頭像
julisliao

Julis愛漫遊

julis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